墓誌銘裏的印氏家族

2019-09-30 16:20:29來源:泰州晚報作者:【集運香港的地址怎麽填】印九紅

  

  印氏祖籍發源地。

  工地發現明代墓葬羣

  出土墓誌銘記印氏家族

  得到消息後,潘科長向局領導做了簡短的彙報,連忙組織考古人員趕往現場,一同前往的還有博物館館長趙固平。一到現場,只見一大羣施工人員圍着墓坑,七嘴八舌議論不停,挖土機也停止了工作,考古人員立即展開了周密細緻的勘察。墓坑距江邊不遠,位於老江堤與新江堤之間,經過挖土清理之後,發現墓坑很大,是一處墓葬羣,但基本已毀,除了一些腐爛的棺木和屍骨外,並未發現其他隨葬品。經過進一步挖掘,終於發現了兩塊青石墓誌銘,為一副,由鐵箍捆綁合為一起,有文字的一面朝裏。現場簡單清理之後,墓誌銘上的銘文清晰可見,一塊篆書“印處士沙汀墓誌銘”,另一塊楷書“明故沙汀處士印公淑議墓誌銘”。從而揭開了這處墓葬羣的歷史,原來是明代印氏家族墓葬羣,由於明代有崇尚節儉的風氣,尤其普通民眾死後下葬基本沒有隨葬物品。這兩塊墓誌銘皆為0.52米見方,現已被泰興市博物館珍藏。

  印氏起源於2600年前的鄭國

  始祖為《左氏春秋》記載的賢人

  墓誌銘是中國古代一種悼念性的文體。埋葬死者時,刻在石上埋於墳前,一般由志和銘兩部分組成,志多用散文撰寫,敍述死者的姓名、籍貫、生平等,銘則用韻文概括全篇,讚揚死者的功德成就,表示悼念和安慰。“印處士沙汀墓誌銘”記述了墓主印沙汀的生平歷史。古代稱處士者是有德才而隱居不願意做官的人,他們討厭官場的污濁,是許多德行很高的人做出的選擇,後來泛指沒有做過官的讀書人。

  據墓誌銘記載,墓主印處士名諱儈,字淑議,號沙汀。其母生有七子,皆磊落雄偉,鄉人敬愛。印沙汀生於明成化己丑(1469年)九月初十,卒於嘉靖丙申(1536年)六月二十四日,享年六十有八,死後與側室合葬。印沙汀敦厚質實,慷慨尚義,基業充拓。該墓誌銘由福建建寧知州儀真姜芳撰文、長渠殷軏書丹並篆、維揚徐禾鐫刻。撰文語言精練,書法功底深厚,鐫刻工整流暢,具有很高的藝術水準和歷史研究價值,尤其為研究泰興印氏宗族的歷史提供了寶貴的物證。

  史料記載,印氏的得姓始祖印段是2600多年前的鄭國士大夫,名登《左氏春秋》的古代賢人。印段後人印癸,出仕“馮翊郡(今陝西大荔),恪守官常,不失民望,明德達人”。自印癸始,印氏進入繁衍生息的鼎盛時期,至漢唐人才輩出,故馮翊郡為印氏祖籍發源地。

  明永樂年間遷居泰州境內

  家風中正被列為文化家族

  在全國來説印氏屬於小姓,姓氏排名靠後,宋版《百家姓》中排序為第二百六十五位。泰興印氏為外來遷徙家族,據《中國家譜總目》載:明清時期,揚州地區僅泰興有印姓家族。相傳泰興印氏有五印不同譜之説,目前有譜記述的有:馮翊堂、世德堂、楚寶堂、樹德堂、保家堂。據譜載,印氏最早遷居泰興是在明永樂年間,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的歷史。從墓主的生卒年也可以推斷,明成化年前就有印氏族人在泰興居住,繁衍生息。

  印氏族人遷居泰興後有兩個族居中心。一是以城東南三十里處的印莊(今常周印莊村)為中心的常周、焦蕩、曲霞、南沙、溪橋、廣陵一帶。印莊建於明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以前,印氏馮翊堂譜《首簡》中載:“成化年設縣治並巡司縣之東南,以印莊司名。”二是以城西南三十里處的印家圩為中心的七圩、蔣華、天星、城西、過船等沿江一帶。《光緒泰興縣誌》載,城西南十二里處有印家垈,該村名一直沿用至今,2009年發現的印氏家族墓葬羣正位於此處,按照墓誌銘的記述,此處曾名“官沙”,距江邊不超過一公里,在洋思港江堤的內側。這一發現還説明,500多年前揚子江的地理形狀與現在相比並沒有多大變化,並非人們習慣認為的清以前出了泰興城便是長江。

  歷史上,泰興印氏族人善騎射,多忠勇,性格剛毅,興趣高雅,族中文風頗盛,但族人多不喜為官,這可能是印氏族人骨子裏的基因所致。從墓誌銘的記述中也可以看出,印沙汀就是典型的代表人物,他一生喜好音樂,家藏樂器種類一應俱全,且能演奏。印沙汀被尊為處士,“性氣剛方峭直,不畏強而凌弱,情趣風騷,高潔灑落……”許霽在《清代延令季氏家族文學研究》一文中提及,明清時期的江南文化家族林立,地處江南的延令(泰興)出現了許多文化家族,如張氏、封氏、印氏、季氏家族等。印氏能列入其中之一,應該不是妄言。至於印姓在泰興歷史上為何聲名並不顯赫,這與族人為人低調、與世無爭的性格不無關係。

  泰興印氏家族嚴以治家、仁厚敦義、樂善好施、勤於家業,《光緒泰興縣誌》中有許多記載,族人中“鄉飲大賓”者有之,“皇恩欽賜粟帛”者有之。就拿印沙汀家族來説,“治家嚴肅,內外截然,尤能守義安分,不挾財輕事”,以致“基業日益克拓,田連阡陌,貫朽粟陳,泰興之西稱印氏焉”。正因如此,印沙汀為人處世得到了社會的認可,知州能為一普通處士作墓誌銘,就是對其一生的肯定和尊崇,也是泰興印氏族人的榮耀。

  2009年3月16日上午,泰興文化局文物科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科長潘潔拿起電話,只聽得對方氣喘吁吁的聲音説,在泰興沿江經濟開發區天星洋思港石油儲備工程施工現場發現一古墓,他們不明情況,不敢繼續施工,請求專家前往勘察……